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央行增资中投逻辑猜想外汇占款意外骤减73

2018-12-01 06:14:07

央行增资中投逻辑猜想 外汇占款意外骤减736亿

12月2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数据显示,1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185亿美元,环比增加1.3倍,与此前公布的11月外汇占款意外大幅减少736亿元仍然是背道而驰。

结售汇数据还是无法解释11月外汇占款的超预期下降。实际上11月份包括代客结售汇在内的所有数据都是一致的,只有外汇占款是异常的。1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185亿美元表明个人和企业卖给银行的外汇是185亿美元,同月外汇占款下降736亿人民币说明所有金融机构卖出的外汇有100多亿美元,这两项加起来就是将近300亿美元,这些钱去了那里?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发出疑问。

包括谢亚轩在内的一些人士认为,很可能是央行与中投或其他金融机构进行了一些非常规操作导致11月外汇占款异动,例如央行对中投再注资,但这一说法尚无法得到证实。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则认为,11月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59亿美元,小于185亿美元代客结售汇顺差,与企业、个人外汇存款下降是吻合的;涉外收付款顺差59亿美元小于当期局部国际收支顺差(贸易顺差+FDI),表明有外汇滞留境外;代客涉外收付款包括人民币,在升值预期下对外付款中含一定的人民币,因此涉外收付款中外汇顺差没有59亿美元这么大,甚至可能是逆差,也只有如此才和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为负相吻合。

证伪资本外逃说

央行12月14日公布的《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显示,11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人民币25.719万亿元,环比减少736亿元,而10月份外汇占款为增加216.25亿元。

在美国推出QE3后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压力加大、人民币连续触及涨停以及香港金管局频频干预汇市的背景下,11月外汇占款不增反减,令市场人士大跌眼镜,亦令热钱大幅流出的猜测再度升温,如申银万国就用残差法测算11月热钱流出391亿美元。

但官方最新数据显然不支持这种猜测。数据显示,11月银行代客结汇1366亿美元,售汇1181亿美元,结售汇顺差185亿美元。同期,银行代客远期结汇签约207亿美元,远期售汇签约152亿美元,远期净结汇54亿美元,为7个月以来首次转为净结汇。

(代客结售汇)顺差实际上证伪了资本外逃的观点,如果是资本外逃不可能有这么多结汇而且还是顺差,同时这个数据证实了国际资本流入的观点。代客结售汇数据与11月的市场状况是相符的,这进一步说明了外汇占款数据的异常。谢亚轩说。

中国建设银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亦认为,1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否定了热钱大幅流出的猜测,代客结汇环比上升以及11月外汇存款下降也否定了有关企业结汇意愿不强的说法,同时代客收付汇顺差否定了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将表外同业代付业务纳入表内核算导致企业增加外汇支付的说法。

8月20日,银监会出台了《关于规范同业代付业务管理的通知》,要求银行将表外同业代付业务纳入表内核算。外汇局相关负责人在公布10月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时曾表示,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宽流动性、低利率政策,原本会刺激资本流入我国,但作用尚不明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上述通知导致企业减少进口延付并加速偿还前期的境外银行代付款。

如果通知的作用这么大,那银行代客收付汇就不会变成顺差,而应当继续逆差。赵庆明说。

数据显示,11月,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入2289亿美元,对外付款2229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约59亿美元,而10月和9月分别为逆差53亿美元和89亿美元。月,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入23250亿美元,累计对外付款22453亿美元,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付款顺差797亿美元。

央行增资中投逻辑猜想外汇占款意外骤减736亿之谜待解

资本外逃、代付新规影响等因素似乎皆被证伪,那外汇占款大幅下降的原因到底何在?

外汇涌向银行,银行不能拒收,以降外汇存款利率应之。现在已经允许企业在海外拥有外汇账户,作为一种选择推迟将外汇调入境内,放在香港好歹可以有多种投资选择,就如金管局陈总裁说的,这阵子进入香港的钱主要进了债市和股市,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10月份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53亿美元。丁志杰表示。

他认为,尽管11月银行代客涉外首付款转为顺差59亿美元,但仍然小于当期局部国际收支顺差(贸易顺差+FDI),表明有外汇滞留境外,而如果企业将外汇滞留境外,境内某些人或企业若想对外转移资产,可以将人民币打入前者账户来实现,这涉及非法资本流动,但不容易甄别。

此外,在升值预期下对外付款中含一定的人民币,涉外收付款中外汇顺差没有这么大,但11月份银行代客涉外人民币收付款是顺差还是逆差,规模有多大,目前没有公开数据。根据人民银行《金融统计数报告》,11月份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发生2244亿元、794亿元、21亿元、232亿元。

谢亚轩则认为,300多亿美元规模的外汇去向不明,最合理的解释是央行在这个时间段内对中投进行了类似于2007年情况的外汇注资。

从今年初开始就一直在讨论相关部门对中投增资,但在9月份以前资本流入不多,相关部门可能认为注资的时机还不成熟,而到11月份资本流入状况明显改善,所以行动了。尽管11月外汇占款负增长,但银行间流动性依然宽松,央行对中投注资比较能解释得通,但是否如此还有待有关部门公布更多信息。他表示。

赵庆明亦认为,11月外汇占款的超预期变动很可能是有关部门的一些超出市场预期的非常规操作所致,比如央行和金融机构之间进行了一些比较复杂的交易。央行对中投增资确实可以很好地解释这个异动,但我还没听说这方面的进展。

微信游戏
遮阳网
中央空调维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