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中国动漫教育发展遭遇瓶颈

2018-11-10 06:23:18

  中国动漫教育发展遭遇瓶颈

  教育部阳光高考站近日公布2010年中国大学“红黄绿牌”专业名单。被亮“红牌”的专业中,动画美术专业首当其冲。在这份名单的说明中,“红牌专业”是指“失业量较大,就业率持续走低,且薪资较低的专业”。由此,打算报考和正在动漫专业学习的学生不禁陷入两难:在理想和就业面前,何去何从?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动画系主任晓欧称,作为政府大力扶持的动漫产业预备军,却在就业时被亮红灯,实在是尴尬之极!

  “红牌”背后的教育困境

  十多年来,中国动漫教育发展迅速。目前,全国已有440多所高校设立动漫游戏专业,每年的毕业生逾10万人。加上其他中等院校、培训机构,动漫专业在校生已经超过50万人。据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回忆,2002年他从加拿大归国时,开设动漫专业的高等院校只有6家。8年间,中国动漫教育从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各类教育机构早已遍地开花。

  早年在电影制片厂工作的晓欧教授见证了中国动漫教育的发展历程。“尽管从事动漫教育的队伍十分壮观,但中国动漫教育仍处于初级阶段。真正有能力培养创意人才、教得起动漫的学校,(全国)不足10所。”说起动漫专业的窘境,晓欧如此表示。在他看来,一方面,传授动漫创作的师资不能满足庞大的学生大军,培养出的学生质量大打折扣;另一方面,动漫教育所需成本很大,只有少数学校能够提供完备的教学内容。

  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吉林动画学院副院长常光希目睹了“动漫教育与动漫产业错位,动漫专业学生毕业就失业”的现状。他认为,国家正在大力扶持动漫游戏产业,动漫人才本应是供不应求的。但动漫教育模式单一、同质化现象严重,使培养出来的学生适应不了产业各种层次的人才需求。

  尽管用人单位不买账,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却为动漫专业的学生鸣不平。他说,学校和用人单位之间的缺口自从大学教育诞生之日就有了,不是今天才产生的,只是面对动漫这个新产业,落差更加明显而已。“上世纪80年代,我本人也曾面临这种落差,刚毕业也不能胜任一些商业性的工作。大学教育不像公司培训,它培养的是学习方法。”

  孙立军进一步说,动漫专业无法适应产业需求,固然有教育自身的原因,但动漫企业的浮躁和急功近利也是导致出现这种局面的因素。“如果人才都在公司培养,3个月练动画,1年练原画,干吗还要上大学?”他希望用人单位要通过未来3年、5年,甚至10年的发展,来评价人才的优劣。让毕业生马上为公司创造价值是不现实的要求。

  分层培养或是良策

  作为全球最大的动漫市场,中国动漫快速发展的突出瓶颈之一就是原创人才的匮乏。严峻的现状让中国动漫教育界人士开始对当前单一的动漫教育模式进行反思。常光希表示:“根据动漫产业的结构方式和发展趋势进行教育结构重组势在必行!”常虹也认为:“中国动漫教育到了分层培养的时候了!”

  “中国动漫最缺高端创意人才”似乎已成业界共识。但常光希指出,我们常说中国的动漫游戏缺少创意人才、高端人才,其实真正合格的中低端人才也十分紧缺。所以,教育结构和培养格局的多元化发展才是当前中国动漫教育的方向。动漫教育不同结构、不同层次的配置,将形成中国动漫的教育链。

  常光希解释说,这样非但没有把动漫教育的规格降低,反而提高了动漫人才培养的实效。“必须进行多层次、多方位教育,才能对号入座地与产业对接。如动漫高等教育以创意型和复合型人才培养为主导,动漫中等教育和职业教育则以实用型和应用型人才培养为主导,各尽其职、各安其心、各尽所能。”在他的设想中,本科艺术院校可设立附中或中专,利用资源优势充分发展动漫中等职业教育。从中专到本科,从本科再到研究生阶段,由于分年龄、分层次“因材施教”,才能形成完整的动漫教育链。

  曾在加拿大工作的他对国外动漫教育有着较深的体会:国外动漫教育“不以就业为导向”的做法,和国内有着根本的不同。他分析说,中国目前的动漫教育类型可分为综合型、产业型和技能型3种。综合型模式以北京电影学院、中央美院、中国美院等院校为代表。其目标是培养有独立编导能力的学生。课程涉及绘画、影视、音乐、电脑技术、文学基础,注重综合素质的培养。产业型模式还不为人们所熟知,目前以四川美术学院为代表。学生入校后进行选拔考试,成绩好、能力强的学生直接进入企业实习、工作,参与动漫创作。那些没能入选的学生则留下继续学习。技能型教学模式是和综合型模式相对应,以院校中专、高职院校为主,主要为动漫企业培养技工。

  多数中国院校的教育模式属于第一种,华龙数字艺术学院教学总监赵刚说,日本的大学不开设动画专业,只有职业学院才会教动画。至于四川美院的产业型做法,常虹说,这种模式开始实施时存在较大争议。很多家长对孩子交了学费,却直接进入工厂感到十分费解,但学院一直坚持这样做,并取得了一定成效,被评为国家级教育示范区。“政府部门希望教育能与产业直接挂钩,对这种模式较为肯定。目前来看,四川美术学院的这种探索,对动漫教育模式的多样化和动漫人才的分层次培养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常虹表示。

巫溪工装定制

  “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对于前文提到的“红牌警告”,杭州师范大学国际动漫学院院长王钢认为,不必过于惊慌失措。“任何一个学科都有一个发展过程,动漫教育遇藏族自治州工作服定做
到发展瓶颈实属正常。尽管有些人对动漫专业学生不看好,但这恰恰是一个积蓄教育力量、积蓄作品的过程。希望外界对中国动漫教育提出批评的同时,也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王钢说,眼前困呼和浩特定做工作服厂家
境不会阻止他们探索的决心。他坚信,动漫教育快到“撒大、捞大鱼”的时候了。“十几年来,动漫海洋里遨游着许多有梦想的人,希望他们不要灰心丧气,能够坚持到最后。”在就业背景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杭州师范大学仍然于今年5月成立了国际动漫学院。而且,该院第一年招生就开设了10个专业方向,几乎涵盖了产业链的所有环节,招生原则是“严格进出、宁缺毋滥”。

  “经历挫折未必就是坏事。高等动漫教育工作者必定会从中汲取教训,行事更加趋于理性,探寻务实的教育模式。另外,与之相配套的职业教育、技能培训也会越来越受到重视。”王钢表示。

  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童丽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